当前位置:
首页 > 电视剧 > 《绝命毒师 第三季》剧情详解 上

《绝命毒师 第三季》剧情详解 上

 

《绝命毒师 第三季》剧情详解 上

详情

导演: 布莱恩·科兰斯顿 / 亚当·伯恩斯坦 / 米歇尔·麦克拉伦 / 斯科特·怀南特 / 乔韩·瑞克 / 约翰·施班 / 科林·巴克西 / 迈克尔·斯劳韦斯 / 莱恩·约翰逊 / 文斯·吉里根
编剧: 文斯·吉里根
主演: 布莱恩·科兰斯顿 / 亚伦·保尔 / 安娜·冈 / 吉安卡罗·埃斯波西托 / 迪恩·诺里斯 / 贝琪·勃兰特 / 大卫·科斯塔贝尔
类型: 剧情 / 犯罪
国家/地区: 美国
语言: 英语 / 汉语普通话
首播: 2010-03-21(美国)
季数: 3
集数: 13
单集时长: 45分钟
又名: 超越罪恶 第三季 / 绝命毒师 第三季 / 制毒师 第三季
IMDb编码: tt1528116
评分: 9.2

影片截图:

《绝命毒师 第三季》剧情详解 上《绝命毒师 第三季》剧情详解 上《绝命毒师 第三季》剧情详解 上《绝命毒师 第三季》剧情详解 上

分集简介:

第一集:

上一季说到小粉因为心上人珍妮的死一蹶不振,老白手术前放心不下,把她带到戒毒中心戒毒,好在最后,老白手术成功,暂时没有性命之忧,遭受丧女打击的珍妮父亲一直压抑悲伤情绪,结果在工作时出现失误,酿成两架飞机相撞,机毁人亡的人间惨剧,而这一切都和老白有脱不了的关系,除此之外,在老白住院期间,思凯乐偷偷调查识破老白的谎言。逼他尽管搬出去,自己和孩子们则暂时住到玛丽家,话不多说,开始第三季的精彩内容,飞机失事造成167名无辜乘客遇难,瞬间成为人尽皆知的热点事件,不管是珍妮父亲还是引发事故真正的原因,都被媒体大肆披露,显然,珍妮父亲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罪,然而老白良心也不好过。他想把毒资一把火烧了,但他最后关头还是舍不得,刚把钱从游泳池里捞出来,屋外便传来汉克的声音,老白忙不迭的收拾现场,汉克并不清楚老白夫妻俩之间的矛盾,只是傻乎乎跑来帮忙搬家,见老白手里拎着一个黑色袋子,这无疑勾起汉克好奇心,袋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宝贝呀?老白的回答出乎意外,他说袋子里有50万现钞,如此一本正经的样子,反倒把汉克逗笑了。认为老白这种乐观的精神值得表扬,老白之所以敢玩儿的这么大,还是基于对汉克的了解,另一边,斯凯乐已经对老白彻底绝望,他来到律师事务所咨询离婚事宜,从两人对话中可知,斯凯勒不仅想离婚,还要争取两个孩子的抚养权,父母婚姻亮红灯,最无辜的人就是孩子,小白到现在都感到莫名其妙,怎么父母突然就分居了?甚至闹到要离婚的地步,因为是母亲主动提出来的,还把父亲赶出家门,因此小白对思凯乐充满怨恨,

第二集

虽然空难事件已经过去一周时间,但它造成的影响并没有轻易过去,对此,老白学校在体育馆召开一次开导会,希望学生们能从负面情绪中走出来,按理说,坠机事件并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,但别忘了坠机位置,就在小镇上空,响一响,大爆炸造成的人体残害。随机掉在小镇场景换了谁都会做噩梦的吧,活动中老白本不想发言,结果主持人直接把话筒递到他手上,老白鼓励大家忘记过去,放眼未来,这起事故没有造成小镇人员伤亡,已经算是奇迹,而且两架飞机都没有满员,这番话看似在开导别人,其实更像在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,好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。听着老白一番过于理性却不走心的说辞,学生们尴尬地直摇头,

和思凯乐分居这段时间,老白只能见到小白像往常一样开车送她回家,只不过是送到玛丽的家,小白希望思凯乐能和老白好好谈谈,儿子话起了作用,思凯乐竟主动去找老白,只可惜不是来谈感情,而是谈离婚的,见妻子拿出离婚协议书,老白一脸震惊,哪里预料到思凯乐会这么认真这么绝。他忍不住控诉对方应该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,结果没等他解释,斯凯乐冷漠的说出了答案,你是一个毒贩,都说一孕傻三年,可斯凯乐绝不是一个笨女人,老白哪里有那么多钱支付医疗费,联想起小毒贩小粉,他自然就猜到了,老白不惜欺骗自己,多次玩儿失踪,肯定是和小粉去搞大麻了。

事已至此,老白也不再隐瞒,坦诚不是大麻,而是病毒,不管是什么,思凯乐,显然都是无法接受的,老白想交代,所有事情表明自己这么做也是身不由己,然而在思凯乐眼里,恨不得原地离婚,思凯乐甚至提出交易,只要老白愿意离婚,他不会把贩毒这件事儿,告诉汉克和小白,说完毕火速离开老白的住处,这是一秒钟都不愿意多呆啊,在老白糟心的这段时间里,小凤乖乖待在戒毒中心。比起戒毒真正折磨小粉的是心结,他一直认为珍妮的死是自己造成的,在戒毒会上,辅导师通过自己惨痛的人生经历来说明,但是恨意活下去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,自我憎恨以及罪恶感成就不了任何事儿,相反只会阻碍你做出真正的改变,这一番灵魂对话,仿佛一道阳光洒进小粉幽暗的内心深处。

第三集

没过多久,他终于顺利戒毒,离开戒毒中心,这天老白亲自来接,得知小粉已经戒毒,老白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安慰,这应该是最近发生最好的一件事儿了,小粉已经从新闻上得知,空难是由于珍呢父亲操作不当引起的,想到这儿,小粉又开始自责,见状,老白赶紧劝他,甚至胡乱找借口称可能是飞机雷达本身就有问题,总而言之。不是小粉的错,不过老白的解释似乎还是在给自己找借口,死活不愿接受,整件事是自己引发的连锁反应,第二天一大早,老白找到炸鸡叔,打算终止合作,彻底退隐江湖,如今家庭支离破碎,老白手上除了钱一无所有,这绝不是他想要的生活,万万没想到,炸鸡叔却提出条件,让老白在为自己制毒三个月,只要答应老白就能赚到三百万。

这么大一笔巨款,说不心动肯定是假的,但老白最后还是以钱已经多到不知道该怎么花为由拒绝了甲基叔,对此炸鸡叔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带着值得玩味的表情离开了,此时老白还不知道,一场大危机正在不断逼近,

在美墨边境线上出现一对充满杀气的光头兄弟,他们从墨西哥偷渡到了美国,而两人的目标正是海森堡,两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狠角色。一露面,就手握多条人命,杀了一卡车无辜老百姓,最后还把车子给烧了,这天,老白开车在高速公路上狂奔,突然被一名警察拦下,老白瞬间有些慌乱,毕竟做贼心虚嘛,好在警察只是看到他挡风玻璃坏了,看了他一张不安全驾驶的罚单,知道跟毒品没有半毛钱关系,老白瞬间发飙,明明都解释了是空难事件造成的损失。为什么还要开罚单?警察对老白怼的一愣一愣的,见他情绪越来越激动,只好用上胡椒喷雾,然后把他关进警车,看着老白双眼红肿流鼻涕的样子,真是又好笑又心疼啊,其实老白一直不肯承认是自己的原因导致了空难以及夫妻关系破裂,并且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,以至于被警察问责时彻底暴走,

汉克这边,他注意到了光头兄弟在美墨边境。制造了惨案,按道理说,这件事儿归边境警察管,跟汉克没有关系,不过汉克敏锐的察觉到,既然案件发生在边境处,搞不好有人非法偷渡到了美国,值得一提的是,不管是边境惨案还是蓝色冰毒案,核心人物只有一个,那就是海森堡,不管汉克盯住哪个案子,迟早都会怀疑到老白身上,就在这时,汉克接到警察局的电话。得知老白被抓,连忙到警局捞人,清官难断家务事儿,汉克也想不通思凯乐到底为什么非要和老白离婚,就连孩子都不想让他见,这段时间老白并没有找索尔,但索尔还是知道了他拒绝炸鸡出300万订单一事,于是主动找上门,他安慰老白,思凯乐不可能向警察告密,因为一旦老白是毒贩的事情暴露,所有人都会受到牵连,首当其冲的便是汉克,他竟不知道自己的姐夫是毒贩。说是故意包庇都有人信,搞不好叫丢掉铁饭碗,至于斯凯勒会被警方当成同谋抓走,小白也会因为母亲举报父亲大义灭亲而心态全崩,斯凯乐肯定知道其中的厉害,所以不管他说了什么,都是在虚张声势罢了,然而这并不是老白关系的重点,他无法接受的是,失去家人,当初自己下海的初衷不就是为了家人吗?忙活半天,钱有了,家没了,那不是坑爹吗?不过这在金钱至上的索尔眼里压根不算个事儿,天涯何处无芳草,离就离下一个更好,下一个更乖,可索尔又怎么会轻易死心,回头就联系御用助手麦克,让它密切关注思凯乐的一举一动,因为老白被莫名其妙赶出去,小白与思凯乐母子关系降至冰点,他认为老白不在送自己回家,一定是母亲从中作梗,今天在学校看到老白双眼通红。误以为是伤心哭了,一晚上见,斯凯勒无动于衷,小白彻底爆发,甚至没大没小,那母亲是个表,汉克想劝说斯凯勒让孩子与老白相见,岂料刚开口就被斯凯勒噎了回去,事后汉克自信满满,猜测老白一定是因为身患癌症,加上中年危机爆发才控制不住出轨了,但玛丽认为事情并不简单,如果真是老白出。斯卡乐一定会告诉他,没说说明问题要更严重,虽然汉克很聪明,但终归是女人更懂女人啊,

第四集

另一边不知不觉小粉已经成功戒毒45天,按照老白之前说的,只要他戒毒成功,就能拿到48万独资,这天小粉准备去找索尔要钱,开车路过姑妈家时,发现父母正在重新装修房子,准备把它卖掉。父亲看到小粉面色红润的样子,大概猜到他很久没碰毒品了,可当小粉提出要到房间里看看,还是被父亲婉拒,即便小粉已经做出改变,但父亲还没有做好重新接纳他的准备,最后小粉只好尴尬离开,索尔见到小粉后,希望他能劝老白回心转意,然而小粉没有回应,反而拿出一挪钱,要给索尔一份活儿,

隔天一大早。左耳便在会议室约见了,小凤的父母说,要代表客户买像他们正在出售的房子,并且直接是现金交易,制约客户是谁他不方便透露,原来小粉蕉给它的活儿就是这个房子在网上挂出来的价格是87.5万,没想到索尔一口价压倒40万,小粉父母一听立马要走人,苏尔既然敢还出这样的跳楼价,肯定是掌握了什么把柄,既然两人要离开,他说出了房子里曾经有人制毒的事实。原来,小粉父母为了房子不掉价,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出售信息中,也就是说欺骗了消费者,索尔的意思已经很明确,要么40万低价出售,要么永远别想卖出去,逼得小粉父母不得不妥协,几天后,小粉再次来到姑妈家,直到她拿出手里的房子钥匙,父母才知道是小粉买了房子,两人怎么也没想到会被亲儿子摆了一道。

第五集

光头兄弟这边,两人来到一家养老院,他们在找谁呢?没多久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,他正是图库的叔叔赫克托,原来光头兄弟是贩毒集团派出来的,要找海森堡替死去的图报酬,通过钉钉拼字游戏,他们很快得知老白本名,这一下老白威仪,司凯乐这段时间心力交瘁,除了家里的私事儿,工作上也不顺利,发现最近太得劲,明目张胆的逃税漏水。斯凯乐不理解这样的行为,忍不住灵魂发问,要是你的孩子长大后发现这件事儿,你要怎么解释呢?他都表示,如果非要有答案,那就是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,不过眼下他并没有想的太远光是如何自保,就已经花费了太多精力,听到这儿,但凡斯凯乐能站在老白位置想一想都能明白他制毒的原因,不久,斯凯乐接到老白的电话得知小白为了见父亲 。经一个人 找上门,然而,老白并没有打算享受这来之不易的父子时光,准备把人亲自送回去,小白这个工具人也是太惨了,他询问老白到底发生什么事儿,这让人怎么回答呢?老白只好转移话题,让小白不要多想,不管发生什么,父母对孩子的爱都是不会改变的,

为讨好思凯乐,老白特地买了一份披萨,希望能和思凯乐边吃边谈,搞不好还有挽回的余地,结果对方根本不领情。连门都不让进,好绝情,吃了闭门羹的老白愤怒不已,直接上演甩饼动作,把比萨扔到屋顶,

回到住处,老白喝的烂醉,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听到思凯乐留言,大概意思是他发现了屋顶上的披萨,让老白控制自己接受现实,不然就申请限制令,听到这儿老白瞬间清醒,既然软的不行,那就只好来硬的了。

老白带着行李回到家,打算强行搬回去,与此同时,麦克已经潜入院子,偷偷安装好了窃听器,防止思凯乐泄露,老白制毒一世,而专业的就是不一样,老白并没有察觉到麦克的小动作,由于门锁换了窗户锁死。老白只能另辟蹊径,好在总算进了屋,迈克准备离开时,一辆可疑的车辆停到门口,从车上走下来的正是光头兄弟,两人戴手套拿斧头。径直走向老白家,见状,麦克赶紧打电话,但电话那头并非所儿,而是炸鸡叔,老白在卫生间里惬意的冲澡,全然不知家里来了两回不速之客,此刻正坐在床头等他出来送死,就在这时,光头兄弟收到一则短信,收件人姓名是炸鸡店的名字,看来光头兄弟喝炸鸡叔认识,等老白洗好澡,光头兄弟已经离开,不过老白还是察觉到有人闯入。

这一次,她与死神擦肩而过,这也能代表他彻底脱离危险了吗?炸鸡叔和光头兄弟又是什么关系?除此之外,老白擅自搬回家中,不知思凯乐知道后又会做出什么反应呢,这些疑问将在后面的故事中一一揭晓,

第六集

老白主动向思凯乐是好想要挽回两人的感情,结果对方毫不领情,就连家门都不让他踏前一步,于是老白决定来硬的。趁斯凯乐上班不在家擅自搬了回去,但老白并不知道光头兄弟已经盯上了自己,好在偷偷过来安装窃听器的麦克发现端倪,连忙向炸鸡叔汇报情况,最后帮助老白化解危机,话不多说,开始今天的故事,搬回家后,老白主动清理起屋顶上的披萨,不久,斯凯乐带着女儿下班,回到家还没停车就看到老白。

当面交谈都不愿意他离开打电话给老白,要求他立马离开,结果老白根本不听他的之后思凯乐又开始威胁,要是他一走,自己就打电话报警,可惜这一招也没用,老白淡定表示,连家都没有了,还有什么好害怕的?当然,老白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,他知道思凯乐就算不为自己,也会为小白保守这个秘密,思凯乐真的报了警,不过在电话里,他并没有说出丈夫制毒一事儿。只说前夫骚扰自己,就在这时,小白放学回到家中,看到父亲回来高兴坏了,然而快乐被登门的警察瞬间打破,本来把老白赶出家门就很离谱,现在竟然报警,小白实在很无语,母子俩差点又要大吵一架,虽然斯凯勒有这样做的理由,可惜就是不能说,小白是很崇拜老白的,要是知道父亲制毒幼小的心灵哪里受得了。

思凯乐本想以骚扰的罪名让警察把老白赶出去,可两人根本没离婚,老白不存在任何家暴行为,至于房子也是夫妻共同财产,总而言之,警察没有正当理由赶人,更让思凯乐无语的是,老白挺会来事儿,见女儿哭闹,又是抱起来哄,又是喂奶粉,完全是一副贴心好爸爸的样子,没办法,思凯乐只好忍了,另一边,小粉从父母手上夺回房子后并没有过上快乐的生活,反而每天沉浸在对珍妮的思念上,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儿,就是不断拨打珍妮的电话,厅里面熟悉的语音信箱,扎心的是珍妮电话,因为长时间上网有充话费竟被电信公司注销,这一下小粉彻底没有快乐了,失去所有精神集合后,小粉竟干起老本行独自制毒,

汉克这边领导再次派遣他到边境缉毒局。上次人头乌龟事件把他吓的惊恐发作,本应该拒绝领导才是,但汉克死要面子活受罪,不仅接受命令,还在搭档面前假装很激动很快乐,为了给自己壮壮胆,汉克带搭档买到一家鱼龙混杂的酒吧,通常这里都有毒贩出没,他故意支开搭档,二话不说就和两个恶狠狠的混混打起来,汉克武力值高出一截,很快就将二人打趴下,进酒吧里面其他小混混蠢蠢欲动。汉克直接亮明缉毒警身份,对方自然知难而退。

第七集

光头兄弟带赫克托来到郊外一个养鸡场,这里是炸鸡叔的养殖基地,同时呢,还有一位墨西哥贩毒集团的高级毒枭人员,从他和炸鸡叔之间的对话可以知道,两个光头原来是图库的堂兄弟,所以一心要找老白报仇,美国这边的区域则属于炸鸡叔的地盘,不过他和墨西哥贩毒集团之间存在合作关系。

虽然老白还没有答应炸鸡叔在干三个月,但炸鸡叔似乎胸有成竹,因此这段时间老白绝不能死,看在炸鸡叔的面子上,对方同意给一点时间让他处理这件事儿,至于光头兄弟能不能忍住不杀人,他可就保证不了,老白虽然搬回家中,但和思凯乐的关系却越来越僵,老白甚至连卫生间都不能用,实在太惨,思凯乐十分郁闷,于是找到自己的离婚律师。抱怨老白不顾反对非要搬回家中,律师知道斯凯勒有难言之隐,为打消他的顾虑,律师表示会与当事人签订保密协议,对所说的一切都会守口如瓶,绝不会向任何人泄露只言片语,听到这儿,斯凯勒才终于坦白说出了老白的秘密,他制造冰毒但不贩卖,在行话里称,这种人为毒师,都说纸包不住火,但斯凯勒迟迟不愿向小白兔。

还有一个原因,老白是癌症晚期患者,活不了几年,估计就要勾待,只要他一死,这个秘密就会长埋。

早上思凯乐准备上班,结果我看到门口放着一个大袋子,里面是白花花的钞票,老白把所有独自都搬到思凯乐的面前,彻底坦白一切,自己这么做是想在死之前给他和孩子留下充足的钱,希望思凯乐能收下这笔钱,在老白看来,这是他为家里做出的牺牲,要是思凯乐不收下这些钱,那么他的牺牲就白费了,老白这番真情流露,总给人一种道德绑架的感觉啊。他让斯凯勒好好想想,晚上再答复自己,然而老白万万没想到,斯凯勒不仅不吃这一套,甚至放出大绝招,在办公室里主动勾搭泰德,这一刻,泰德都不知道等了多久,两人立刻打得火热斯凯勒,问他孩子在不在家,言下之意,要是不在,可以到家里的床上好好深入交流一番啊,直到天黑斯凯勒才返回家中,一进屋就看到了。

在厨房里忙活,本来他还抱有幻想,认为自己用实际行动至少能让思凯乐有些感动,可老白哪里知道自己已经被一片原谅色包围,思凯乐缓缓走到老白面前,用最平静的语调说出最恨的话,我和泰德滚床单啦,老白犹如当头棒喝,当场呆住,这绝对是他想不到的结果啊,老白软硬兼施,逼迫思凯乐做出让步不长,想对方已经铁了心要离婚。

小粉制完毒开着休闲车离开,在加油站加油后才发现身上没带现金,因为毒贩身份,他从不用卡,于是想自己制作的蓝色冰毒抵账,女店员指出,我大麻对冰毒体验没什么概念,小粉则把过程描述的欲仙欲死,搞得女店员不动心都难,就在这时,一个警察走进店里买东西,换做是以前的小粉,肯定要把冰毒藏起来,然后逃之夭夭。

但小粉已经不是当初的小粉啦,只见他稳如老狗丝毫不慌,最终女店员选择收下冰毒,索尔这边通过窃听器知道思凯乐出轨,老板泰德夫妻俩大吵一架,但从老白态度上来看,就算自己被绿成绿巨人,他也不会搬走,这与泰德老白并没有打算放过他,而是直接来公司找人见情况,不妙泰德躲在办公室不敢露面,气得老白搬起盆栽砸玻璃墙。结果砸了个寂寞,这个不像海森堡的风格呀,公司里的人听到动静全都出来看热闹,全场最尴尬的就是斯凯勒了,老白没能如愿见到泰德,还被两个保安轰了出来,就在老白准备再次冲进去时,一辆车突然停到他身边,只见麦克直接拽老白上车,把他带到索尔的律师事务所,索尔依旧努力劝说老白继续制毒,虽然老婆出轨是人间惨剧。但是与其伤心难过,倒不如化悲愤为力量,听到这里,老白瞬间察觉不对劲,你怎么知道我老婆出轨了?又怎么知道我去泰德公司大闹一场。哦吼,一不小心马甲掉了,老白冷静下来,猜到一定是家里被人安装了窃听器,苏尔义正言辞地表示,这样做是为了万无一失,防止思凯乐泄露你制毒的事情,老白一肚子气正愁没处撒,这下苏尔直接撞到枪口上了,老白二话不说和苏尔打作一团。一旁的麦克实在看不下去才把两人拉开,在老白强硬态度下,索尔不得不妥协,让麦克到老白家把所有窃听器都拆了,麦克向来听命令,办事儿从不多说什么,不过这一次他在离开时告诉老白,有时候被监视并不是一件坏事情,显然他指的是光头兄弟复仇一事儿,只是老白现在还对这一切一无所知。

值得注意的是,Nike开车离开时,发现地面上有一个镰刀图案,似乎是某种标记,没错,正是光头兄弟留下的,虽然炸鸡叔出面力保,但光头兄弟似乎并没有放弃复仇计划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找老白啊,因为最近发生的糟心事儿,老白在课堂上无法专心。看他呆站在讲台上,学生们一脸蒙圈,女校长发现老白状态不对,喊他到办公室,本意是想关心教职工。结果老白刺激过度犯糊涂,竟想勾搭女校长,莫不是想用同样的方式报复斯凯勒,但女校长可不是工具人,不仅拒绝了老白,还将他暂时停职,老白收拾好办公室里的东西出来,看到小粉的车停在学校门口,小粉按照老白之前的方法成功制造出了蓝色冰毒,他把成品拿给老白看,说已经发出去部分样品。试过的人都说好,颇有一种名师出高徒的自我满足感,既然老白金盆洗手,小粉希望他能把甲基叔介绍给自己,这样以后毒品销路就不成问题啦,可万万没想到,老白不仅不帮忙,还把他骂的狗血淋头,吐槽小粉制造的病毒不入流,根本拿不出手,即便小粉承诺自己不会重新吸毒,老白依旧打击他说,甲基叔不可能和吸毒的人合作,可怜的小粉自尊心就这样被老白疯狂打击啊。可以肯定的是,小粉并不像老白说的那样一无是处,之所以这么激动,是因为制造蓝色冰毒几乎成了海森堡最明显的标签,也是这个人物最厉害的地方,如今小粉竟然能如法炮制,这对于海森堡的江湖地位无疑构成了巨大威胁,最后小粉与老白闹得不欢而散,

第八集

由于老白上次到公司大闹一场。导致思凯乐在公司非常尴尬,明显感觉同时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,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彻底和泰德划清界限,反而有事没事还会和他滚床单,泰德对思凯乐是有感情的,甚至希望他能搬过来长住,只是思凯乐显然没得买,发展婚外情,更多是出于对老白的抱负,并且考虑到小白的感受,思凯乐也不会答应和泰德同居,

汉克再次被领导派到边境执行任务。虽然心里很慌,可要面子的汉克还是咬牙死撑,这天玛丽亲自开车送他到机场,就在要出发时接到缉毒局打来了电话,本来蓝色冰毒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流出,没想到现在又有了,最后汉克放弃登机,决定继续追查蓝色冰毒,这些案子,其实做出这个选择,一方面是汉克确实有兴趣,但更重要的是,如此一来不去边境也有了正当理由。

我们知道这些蓝色冰毒正是小粉前不久打造出来的,未检测质量放出去的一波样品,汉克试图从其中一名瘾君子口中查到线索,直指对方脑袋不清楚,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之后,汉克根据一系列线索找到此前小粉去过的加油站,一看是警察,女店员吓到流泪,她哭着描述小粉长相,可惜小粉是个大众脸,光明样貌犹如大海捞针,除此之外。女店员还提到小粉开的休闲车,因为车停在外面,女店员除了看到颜色,其他一概不知,就在这时,汉克瞥见便利店有摄像头,遗憾的是,摄像头只是个摆设,就在他失望时,便利店门口的取款机成功引起汉克注意,因为取款机上面配有摄像头,顺利看到小粉休闲车的样子,虽然没拍到车牌号,但这种型号的车在全美国。不过29辆一辆查总能查得到此时的小粉,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警方的注意,他找到索尔,希望对方能帮自己约紧炸鸡叔,既然小粉已经出师,索尔同意帮忙,正如老白所说,炸鸡叔对小粉抱有偏见,起初并不愿合作,直到得知小粉盒老白已经散伙,炸鸡叔突然改变主意,答应和小粉盒作

最后小粉,如愿将蓝色冰毒卖给炸鸡叔,但他没想到的是,钱却只收到一半。那么另一半呢,原来是交到了老白手上,对于这笔从天而降的钱,老白也很明确,小粉哪里知道自己只不过是炸鸡叔手上的一颗棋子,为逼迫老白制毒,他故意把钱分成两份,摆明了是说,不管老白愿不愿意,想要完全退出江湖已经不可能了,小粉如果得知钱被老白分了去,不知会作何反应。

《绝命毒师 第三季》剧情详解 上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